欢迎来到找魔兽网,我们为您提供最全最新的魔兽世界私服开区信息,让您找WOW私服变的更轻松。
您所在的位置:找新开魔兽世界私服 > 军团再临 > 正文

暗影崛起部落议会任命泽坎为新大使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11/9 13:01:11 人气:0 加入收藏 评论:0 关键词:

在奥格里玛尘土飞扬的街道上,泽肯发现自己面对的是一群要求苛刻的观众。他本来希望下午去西土寺,一个充满和平与和谐的地方。古老的石头上充满力量的嗡嗡声,柱子上闪耀着蓝色的火焰,在萨满学徒们学习技能的笑声中闪闪发光。

即使在一个低帐篷的阴影下,太阳也一样热。泽坎双腿交叉坐在地上,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他经常想念回声群岛凉爽的树荫,那里的丛林就像绿洲,在那里他可以在一个下午的工作后跳入大海。

但丛林般的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遥远,泽肯也无法摆脱自己做错了事的感觉。首先,他不停地流汗。

“她真的要死了!”一个比泽肯膝盖还小的兽人男孩渴望知道答案。

他的话的确很激烈。刺杀未遂的话传遍了他的周围,每个信奉萨满教的孩子都离开了他们的课程,把泽坎包围在一个角落里。他们睁大眼睛盯着他,双手好奇地夹在下巴下。

“我打赌她是有史以来最漂亮的恶棍!”一个熊猫姑娘喃喃地说。

“我听说你被刺了!”

“让我们看看他们在哪里捅你的!”

“孩子们,孩子们……”泽坎咯咯笑着用双手把他们的问题压了下来泽肯会告诉你这个故事的,尽管这对你年轻的耳朵来说太可怕了……”

“呸,没事的!“我们能应付的,”兽人男孩阿古喊道也许不是于毅。她真是个大傻瓜。”

“我没有!”于毅向他伸出舌头,她的黑毛气得发抖。

“我们不怕

泽坎又笑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亚麻布擦了擦额头。”如果争吵继续下去,我就不给你讲故事了。”

地球之环未来的骄傲平静下来,尽管泽康清楚地记得,在他年轻的时候,这种情况之后是复仇恶作剧。当他帐篷旁边的树上出现裂缝时,泽肯和六个孩子跳了起来。大门变得更大了,电蓝色的能量噼啪作响,覆盖着紫色丝绸的双腿出现了,然后夜之子走出大门,掸了掸干净衣服上的灰尘。

泽康认出了那个白发苍苍、面容狭窄的精灵,他经常跑腿或给奥术首领发信息。如果说泽坎以前是紧张出汗的话,现在他几乎全身湿透了。不管他要从这个要塞到格罗斯曼有什么样的领土,这都是非常紧急的。

“很抱歉打断你,”洛瑞德雷尔笑着说。他看上去一点也不道歉。”议会要求你出席,泽肯。现在。”

“不!”虞姬埋怨着,转身皱着眉头看着夜之子你现在不能带走他!”

阿古说:“他刚刚谈到了最好的部分。”让他说完这个故事!”

“我不会的。”罗瑞德雷尔对玉仪的皱眉皱起了嘴。她转过头来,惊恐地望向别处。”泽坎有比孩子一厢情愿更紧急的事情要处理。我建议你们都回去学习,忘掉这些愚蠢的事情。”

泽坎很快赶上了精灵,进入了大门,对他耳语道。“没必要吓唬他们,是吗?他们只是孩子。”

夜之子什么也没说。泽坎知道没有必要争论。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渴望呆在庙里逗孩子们玩,但他不敢让萨尔和其他人等着。他把胸脯伸进大门,一会儿就出现在格罗马什堡。他试着忍受胃部的不适,那感觉就像被从胃里拽出来一样。

他们的到来没有中断任何事情。堡垒里所有的人都奇怪而安静地坐着。泽坎认为这是他们在等他。部落会议的所有成员都在他面前围成一个半圆形:长着短而尖耳朵的地精伽兹鲁伊,旁边是贝恩·血蹄、首席奥术塔利萨、驼背被遗忘的莉莲·沃斯和火金和尚姬火场。前酋长酋长坐在中间,萨尔的左边是血精灵洛西玛·塞隆和黑矛巨魔洛坎。

这景象令人望而生畏。

“谢谢你,洛丽德雷尔,”奥术首领塔利萨平静地说一如既往地高效。”

“欢迎光临,泽坎。”国会熊猫人代表纪火章慷慨地向他伸出了手。火掌的红色皮大衣在火炬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泽干与熊猫人和尚的交流有限,但霍章对他总是很尊重。”你昨天为保护赞达拉女王做了很好的工作,但是现在,恐怕我们不得不要求你更多了。”

“我只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泽肯紧张地说。面对部落首领的权力和智慧,他觉得自己太年轻了。即使他看到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朋友,他的膝盖也在颤抖,肚子也在紧绷,仿佛他是那些因睡过头或点燃对手头发而受到惩罚的萨满徒弟之一。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他接着说,“这主要是个意外。”

在场的八位领导人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萨尔坐在一张半月形的椅子中间,胳膊肘放在膝盖上,身体前倾。”也许 吧。但是当巨魔拔出剑的时候,你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置身于刀锋和女王之间。令人尊敬的本能。值得尊敬的行为。”

泽坎笑了笑,松了一口气。所以他没有任何问题,这是件好事。也许他们想给他奖励或者升职。

“优雅地回到椅子上不是一件好事,”罗瑟玛说。

泽坎大口大口地喝着。

“惩罚惩罚?”

“别吓唬孩子们,”巫师长温和地反驳道,她扫过房间,看着洛瑟玛,眼睛闪闪发光我们非常荣幸地给你一个机会,向安理会证明你自己,并作为驻赞达拉的大使为部落服务。”

大使?他呢?

泽肯哼了一声,但没有人和他一起笑。”哦。哦,你是认真的

“就像试图杀人一样严肃。”在他的左边,地精交易王子加兹鲁维幽默地朝他微笑是的,孩子,我们是认真的。收拾行李,你就要去祖达萨了。”

他的第一反应是先看看萨尔,然后是洛坎,他最了解的两位议员。他用黑色的长眼睛向老猎人点了点头。

“我以前从来没有当过大使,”泽肯回答,双手紧握在背后。

“我们需要塔兰吉进入议会,”萨尔缓慢而坚定地告诉他,就好像泽坎被任命的冲击所淹没一样她对我们失去了信心,但你却冒着生命危险来保护她。你的青春和新生活将是一笔财富,泽坎

“她可能会低估你。把这变成你的优势。“做我们的眼睛和耳朵,”首席奥术师塔利萨鼓励道。

“尽可能多地向我们报告,”罗瑟玛接着说任何情绪变化,任何不寻常的事件,任何你能收集到的关于她的信息都是有用的。我们不能失去她的盟友;她的城市作为我们船只的补给点,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泽坎仔细听着。他感到耳朵发麻。房间里又静了下来,他尽量不退缩。

“你接受吗?”塔利萨问道我们会知道你的答案的。时间很重要。”

他有选择吗?泽肯没有问,但他知道问题一直萦绕在他们之间。去奥格瑞玛赢得萨尔的好感似乎是他一生的成就。这场战争让他走了很长的路,从传奇战士瓦罗克·萨鲁法尔身边的破墙到奥格里玛城门前残酷的马克戈拉,这场决斗最终夺走了兽人的生命。

从他第一次在提里斯法尔战场上体验战斗,到看到萨鲁法被女妖王的邪恶魔法所征服,他觉得自己好像活了一辈子。他想知道,如果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兵看到泽坎站在议会面前,挣扎着接受他本可以获得的荣誉,他会说些什么,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得这个荣誉。

仿佛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像他迷路时一样,他感受到了祖先的回声。一个声音和存在在他的身边,激励着他的灵魂。一只护手较重的手落在他的肩上,但不是他父亲的力量使他抬起头来。相反,他感觉到了萨鲁法的存在,他的力量和经验如同一道坚固的堡垒。尽管他有时从萨鲁法尔的眼神中看到疲惫或遗憾,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软弱。

“这真的很好吗?塔兰奇是我们的朋友,对吧?但现在我们要监视她了?”泽肯不安地问道。

“我们不是派你去做坏事的,”洛坎向他保证道如果我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们就帮不了她。”

泽凯恩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但洛坎看起来是那么平静和自信。他的眼睛里没有淘气的表情。”那我就接受了。”

“会议结束了,”首席奥术师塔利萨宣布祝你好运,泽坎。我们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大家都站了起来。塔兰格从峰会的不愉快事件中退出后,领导人把自己锁在格罗马什要塞,没有任何侍者、顾问和助手。当他和弟弟互相欺负时,他的母亲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强迫他们坐在家里的小屋里,争吵和尖叫直到一切结束,然后生活继续下去。他们在堡垒里呆了好几个小时,但很明显,所有的争吵和尖叫都起作用了。领导们一个接一个地从他身边走过,走出了堡垒;有的人摇着他的前臂表示信任,有的人只是点点头。加兹鲁维向他眨眼。

最后出来的是黑矛家族的萨尔和洛坎。他们和他呆了一会儿。城堡里空无一人,里面唯一的声音是血的轰鸣声和齐卡纳火把的噼啪声。萨尔叹了口气,斜视着凯恩。

“你认为他能做到吗?”他问道,好像泽康根本不在那儿似的。

萨尔半开玩笑地说:“我想年轻的女王会发现他的出现没有我和你那么烦人。”。

“为什么?”泽坎的嘴变得很干。”你为什么不能去?我只是个无名小卒。”

“萨鲁法尔不这么认为,”萨尔回答说我不这么认为。我有事情要做,有地方要去。尤卡带来了来自地球之环的坏消息,当你在赞达拉坐下来时,我将开始我自己的旅程。委员会决定,我们中的一些人必须加入诺德黑尔的丝兰,以便更好地理解灵魂世界的不安。我在那儿是的。最好还是别抱任何希望。”

萨尔就像肩上的两颗豌豆,他感到几乎和他一直伴随着他的握着一样。然后兽人走了,他的辫子随着沉重的脚步摆动,他的胸脯微微前倾,好像他的负担和疲劳太重了,无法承受。

用一把锋利的匕首从你的腰带上拿走。它轻巧而平衡,手柄上有一串珐琅符文。”我们把你送到毒蛇坑了,孩子。会有更多的刺客,更多的危险。你可能拥有萨满的力量,但是腰带上的锋利刀刃意味着你永远不会手无寸铁,即使你筋疲力尽

泽坎拿起匕首,双手小心地握住它。”谢谢你,洛坎,但我不知道如何与之抗争。”

黑矛巨魔用拇指顶着泽坎的太阳穴。

“直觉,一切都是直觉。像个巫师一样思考,孩子。”他朝匕首点点头。”像士兵一样战斗。为了你的目的,像个影子一样。”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